苟月月

今天我要抓一只鱼用水淹死,到底是哪只鱼那么幸运呢?~

一点点脑补

    埃戴:你冷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


    英格威:到底是谁冷酷谁无情谁无理取闹啊!


    埃戴:你就无情你就无理你就无理取闹


    英格威:........


    埃戴:...我错了。


    英格威:别闹,好吧。


    埃戴:就要


    英格威:......【微笑中带着爷转身就走的想法】


    埃戴:停停停我错了乖乖乖,亲爱的我不闹了


    英格威:撒谎。


    埃戴尔那:我从来不对你撒谎。


    英格威:撒谎。【有点发火】


    埃戴尔那【揽住英格威的腰,紧紧挨着】:我错了,别生气。


    英格威:你总是让我很难过。


    埃戴尔那:彼此彼此。


    英格威:好在现在你也没有值得我难过的了。【平静】


    爱戴尔那心想:以后会有的。


    英格威:希望以后也别有。


    爱戴尔那:【死死揽住英格威的腰,像是困在自己身边,寂静无人的这里让他有种独自占有了英格威的满足感】不会的(轻声),一定会有的,亲爱的,我太了解你了,就像你了解我一样。


    英格威:...凯瑞本喊我回家吃饭了。


    埃戴尔那:你可以让他在我们这里吃。


    英格威【...我们???】:再见。


    埃戴尔那:跟上。


    英格威:???


    埃戴尔那:我也要去吃。


    英格威:别傻了——


    埃戴尔那:我弟子准备的饭菜,作为他的导师我...


    英格威:你有味觉吗?


    埃戴尔那:用心享受。


    英格威:那就来吧【冷漠】


    埃戴尔那:别这样。


    英格威:我也是第一次对一个人这样冷漠。


    埃戴尔那:说明我是特殊的【有些哀求(装的)】,别这样,英格威。


    英格威【心软】:就是这样。【继续冷漠】


    爱戴尔那:ಥ_ಥ


    英格威:......


    埃戴尔那:让我跟着你,不要丢下我。


    英格威:....走了。


    埃戴尔那:笑嘻嘻的跟上




ps:


    克瑞玛尔:布菜中


    巫妖:有种不好的预感。


    克瑞玛尔:什么?


    巫妖:你可能要多准备一份碗筷了。


    凯瑞本:我回来了!


    克瑞玛尔:?


    凯瑞本:我去叫父亲了。


    巫妖:你要多准备两份了。


    克瑞玛尔:?????


    巫妖:最近导师和密林之王形影不离的...


    克瑞玛尔:我怎么感觉是导师单方面死皮赖脸的跟着


    埃戴尔那:你说对了。(笑)


    克瑞玛尔:.......


    巫妖:..........啧


    

圣者 关于五十问

看到五十问了,心情复杂( ´艸`)


    这里是分裂的埃粉,埃粉想说:埃戴尔那导师,您太会撩了!!!!


    吃糖吃到头晕眼花,四肢乱颤,在被窝里扭成蛆


    九鱼大大,您是真的不会写言情吗?怎么这比言情还香??


    放佛看见了一名可可爱爱的小渣龙(裔)疯狂摇尾巴企图讨好伴侣...


    什么没有花配的上英格威,什么他可以对我做任何事,什么没有其他值得爱的了,除了他,这是什么颜高占有欲控制欲Max疯疯癫癫的迷人设定,爷今天就要托马斯回旋前脚一踏后脚一弹冲上大气层踏破云霄然后化作五颜六色爆炸成烟花&%_-#@



控制欲爆棚啊woc


    疯狂恰柠檬的导师什么的实在是太可爱了【点头】



    这里是分裂的英爹粉,英粉想说:太渣了,爱戴尔那先生。


    吃糖吃到头晕眼花,然后被一刀扎醒,连着糖一起吐了出来。


    好 渣 啊 ,爱戴桑!


    你还是没能救的了我,英格威(恶魔龙裔低语)


    而且还是轻生说的,莫名其妙被撩到


    一锤捶到心碎。


    太过分了(┯_┯)


    英爹一句因为他知道我无法对他做出“任何”事情【为爱戴尔那播放《嚣张》】


    埃妃持宠而娇日常英爹底线蹦哒然后玩脱(笑)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我:哟哟哟,期待


    埃戴尔那:很多时候,他也给了我别人无法给予我的一种情感,具体要说就是饥渴的时候饮用海水,摄取的越多越是渴望,根本无法摆脱。


    我:嘶嗬嘶嗬,这,这是什么病娇言情男主的设定,不过如果埃呆您乖一点,说不定现在就不用望梅止渴了...


    鸽鱼:......【前部分省略】但可以告诉我,最让你们心跳加速的时候是怎样的呢?


    英爹【我放佛看到了淡定中带着一点沧桑的俊脸】:我不太想要回忆。


    埃戴尔那【警觉】:那就不要回忆了。


    英格威:算了,就是我看着他站在转化阵里成为巫妖的那一刻。【这一瞬间我有点心肌梗塞,毕竟当时英爹确实是....悲痛欲绝?嗯,悲痛欲绝


    英格威:从那以后,无论什么样的事情,都不会再让我的心极速的跳跃了,我想,就在那一刻,它就彻底的死去了吧。


    我:....虐文女主的戏份get【这个人明明心塞的要死还要强行吐槽,其实看到这里的时候鼻子一酸】


    追妻火葬场不是吹的,兄dei【拍拍埃戴尔那的肩】


    所以埃戴尔那...


    爱戴尔那:没有。


    鸽鱼【&我】:没有?


    埃戴尔那:没有,不会有最,我会成为神祗,我们的生命永无尽头,英格威,不会有最,我们还会有很多时间。


    我【埃粉状态】:噢噢噢!您已经做好追妻至永久的打算了嘛?!


    我【英吹状态】:??纠缠永生永世吗??为您唱一句有一种真爱叫放手,为爱放弃天长地久



咳咳,槽点还有很多,但是一个一个吐就很麻烦了


    埃戴尔那真的明白爱是什么样的感情吗?明白自己该怎么做吗?还是说因为疯疯癫癫所以不肯为爱放弃自由?帝国和英格威总要没一个?


    总之虽然be了,但两个人并没有凉凉,所以未来还是有一丢丢he的可能性的【这得是个什么情况,是埃戴尔那把英格威洗脑了的he吗】


    总之看的时候,莫名其妙有一种爱呆想要把英格威牢牢把握住【已经抓到要点了】,甚至守在身边,关起来的感觉【应该不是错觉】,这就是巨龙吗?看上的就放到窝里藏起来。


    



圣者读后感言

无底深渊在下,爷终于把这本正文将近八百章的小说看完了。


    自然而然的gay气让一位书荒的孩子入了坑,途中因为大幅描写小人物,导致一度想要弃坑,好在看完了。


    要说有什么感触的话,一定是「人生只若如初见」,天哪,我居然在一本西方玄幻小说里对这句话感触颇深,无论是阿尔瓦法师,凯妈妈,安丙,伯德温,李奥娜,亚戴尔,甚至蒙德...凡人的生命过于短暂。


    当我发现作者写七年过去四十多年过去,就该明白的,但到深刻的去回忆,回忆那个骄傲的王女,为了爱人义无反顾的抛弃高贵身份的勇敢坚韧的女性,回忆在多灵,她不顾瘟疫,也要去见伯德温...


    【人是善变的。】


    就好像伯德温,其实在雷霆堡守堡时,那句【等下次就求陛下恩典,将潘妮接到雷霆堡住。】啧啧啧,明晃晃的flag,早就猜到了,但还是很失望,非常失望。


    刚开始,那个为了下属能够安抚好弗罗的爱人,而给下属大量奖赏的伯德温,那个时时刻刻都在想念潘妮的伯德温,他的变化在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是了,伯德温确实是一个很常见的名字,他几乎代表了大部分小人物,克瑞玛尔的视角一直是置身事外,但也更是可悲。


    九鱼大大无时无刻不在彰显普通人与长命种的区别,后期的沃夫也是,转眼间就沃夫七代了,命运确实是个表子,不带一丝怜悯,故事就那么窸窸窣窣的过去了。


    亚戴尔...苦尽甘来标准人生赢家,这是第一个让我明白这世界残酷无比的人物,蜿蜒辗转崎岖陡峭的人生,好在苦尽甘来。


    小小的故事或是刻骨铭心,或是平淡如水,我的克瑞玛尔,亲爱的小异,短短五十年,可普通人的一生就过去半载了啊,好在身边还有傲娇巫妖,无论时光流逝,时代变迁,他们还是一直都在一起。


    本文一大特色就是人物的转变,如德福般丝滑,回味无穷。


    这辈子听过最心动的话,莫过于【一起去啊,更远的地方(伪渣友情出演)】,而巫妖和小异,就做了这么一件最让人心动,最浪漫的事——何时何地,你都在我身旁。


    来说说我的凯妈妈。


    凯妈妈凯妈妈,刚出场时的那个游侠,我的白月光,本书最爱的角色里他一定位列前茅,超级宠的儿!!!


    他友善,他与人为善,他勇敢,他好看...


    不能再吹了,再吹就不用写其他的了。


    然后,埃戴尔那,拿着我最爱的人设,做最戳我的事,他的一举一动都在牵动我的小心脏。


    实不相瞒,刚开始进老福特时还以为吃错cp了,嗯...还以为是埃攻呢...


    但是,但是,抛弃喜爱粉红,怎么看都很攻啊!【滤镜】


    啧,根本就看不到埃攻粮,于是就发现,埃受,也香...


    据说是英格威爸爸被导师骗了...啧,等看完了同人就去看龙裔。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啊啊【捶胸顿足】


    不过已经看完了中秋节番外的我吃定他们了。


    安格瑞斯,真的是个好神。


    想要偷懒所以急着把英格威捞去神国是什么鬼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总之,两位百年...千年...靠,n年好合,咳,n年好合。


    不过...一个结婚生子,一个情人可以堆满城,啧,勉勉强强吧


    话说回来,看看埃戴尔那的爱人霜白,已经是白骨一具了,还被囚禁了千年,幸好英格威爸爸跑得快,不然...囚禁play向爷招手。


    不过...英格威心里应该还是有埃的,埃戴尔那占有欲好强,醋味好浓,他的弟子也是,不亏一脉相传【点头】


    克瑞玛尔的头号情敌:白脸儿


    恕我直言,和水濑争宠...真是够了。


    克瑞玛尔的次号情敌:凯瑞本


    他们争了好多年了,隐隐约约都习惯了...


    重点来了!


    您好,请问能暂用您一点时间吗,允许我和您说说我的主——红龙之神克瑞玛尔异界的灵魂吗JPG


    小——异——


    他——有——那——么——好——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


    他怎么能这么好。


    看透了事情的本质一切的真相后,他依然热爱他们家人与朋友...


    无论如何,都保持着仁慈的本质。


    泪目


    就是这么一个灵魂,从记忆破碎,茫然如孩童,到时过千年,依然死死掌握这自己的底线与本心。


    是了,回家。


    离开了熟悉的家,温暖的位面,到这么一个残酷的地方,这么一个残忍,处处充满了死亡与欲望的地方,不会有人不想念家的,以家为信仰,撑过了诱惑,撑过了风吹雨打,狂风骤雨,看透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依然想回家,希望自己还是自己,过曾经枯燥琐碎,甚至不太顺心的日子,但是有着父母,有着姐姐,有着挂念的一切。


    可他回不去了。


    不提想都不敢想的残害生命,无论什么原因,甚至到后面的面不改色,不都是为了活下去吗,为了回家。


    可也是因为如此,即使回去,也不能像曾经那样生活了吧。


    到了最后,他也确确实实是回不去了。


    kao。


    因为老年痴呆神,他与巫妖相遇,与那么多人命运相缠,也因为老年痴呆神,失去了温暖的家——


    九鱼,你鲨了我吧(இдஇ; )


    不管不管,巫异天下第一。


    还有葛兰和梅蜜...


    还好happyend了,在他们身上,命运的戏弄才是最明显的吧...


    这对超甜,而且闺女都成神了,啧啧啧,人生圆满。


    圣者超好看,宝藏小说,怎么没有早点看到,熬夜看完,现在精神百倍,就是满脑子粉红色大象【黑面草】


真的没有埃攻粮吗??真的没人吃吗,还是看漏了哪里宣布埃戴尔那喜欢当下面那个了【半身龙血娇艳疯疯癫癫大美人把精灵王诱哄着边*边说骚话,甚至因为龙裔一脉相承的贪心想要更多忍不住多*几次直到金发碧眼美人精灵实在受不了了嘴上还是说着最后一次了不香吗??任性攻和稳重受不香吗呃呃呃呃呃呃呃】

乌贼他插旗了他插旗了


    关于看到乌贼新章 布置


  有 本 章 剧 透





    我:哇,乌贼更新啦!


    看开头:正义小姐的魔药到手


    看中间:矮休出场      我:???小克别随随便便往自己身上放置【左手】这样的标签啊【效【传】 防【统】 白【艺】 造【能】

    小克:到那个时候,祂很有可能再次沉睡....


    我:嗬——嘶——【眼睛瞪的像铜铃】


    克怂你在干什么啦克怂,不要随随便便插旗子啊!


    看后期:什么,骨灰,嗯,一点点小刀,无伤大雅,心情平淡

    信使小姐要参与围剿外神的副本了?嗯,早有预料

    嗯,小克给了一枚金币......


    ???

    这,这是什么,是下一本的伏笔,还是小克的布置,还是乌贼的阴谋


    结尾部分:玩了大概两小时后,克莱恩站起身来,正式对莎伦小姐和马里奇行了一礼。


    然后,他笑了一声,戴上帽子,一步步走向门口,消失在那里。


    ??????????

    灵性疯狂预警

    瞳孔地震.JPG

    心脏重重一跳

    又要发刀了吗?!马贼!


    是不是在预示着小克要陷入沉睡啊...毕竟这是一个会有第二部的乌贼作品,所以主角沉睡甚至死掉我都有心理准备,可是,可是


    话说那个金币,倒吊人那一部小克开局变穷,剩下的那五枚,是吧

    

    奇怪的封印物增加了


    一枚金币,时常吸引着苟三家,似乎连接着另一个地方

    一个穷神的五分之一的家产【什】


    

终于要晋升了

最近几章非常猛...不亏是乌贼,对卷毛狒狒情绪的把控力。

最近奇怪的ptsd增加了,尘埃落定之前什么都不敢确定。


说说最近几章:


感觉小克专门是在等亚当这一类神去坑他么?一种谜之游刃有余的错觉,早有心里准备?


嘛,反正不管怎么看这都没亏甚至很赚!


所有命运的馈赠都在暗中标好了筹码——狒狒我心里灵性铃铃铃响啊!怎么看都不对劲,乌贼肯定在憋大招【废话】



新章什么鬼?????

当初:世界背刺愚者,传统技能呀哈哈哈哈


现在:世界真他喵了个咪的背刺愚者我凎????什么情况(゜ロ゜),我怎么了,我眼花了吗【缓缓倒地】


当初那章【我】,就让我感觉怪怪的了,事到如今过去那么久了,突然???直觉成真???我&%#


我记小本本了,亚当,乌贼

作家我见一个打一个.JPG

屑阿蒙...迟早有一天要把弗隆平所有的蘑菇都喂给祂


念叨屑阿蒙的时候突然脑海里出现了几个字:“哆啦A蒙”

某全球崩坏阅读报告


    不知道是几刷全球崩坏了。


    真是令人上头,特别是天使救赎那一副本。


    感觉和看陈大锤玩小布游戏一样上头。


    但仔细看看,就会发现——


    小布:全程走位闪避,各种拉仇恨,最后活生生把逃生【???】游戏玩出打斗游戏的感觉【获得切蛋糕的刀】


    圣女:开头为迷【闪避?有说从怪物手下逃跑】,后期从凳子腿到铲子的武器进化【抢】,最后成功黑化虐杀各种渣


    然后我又幻想了一遍去刺杀顾眠和陈大锤的可怜人。


    首先,刺杀顾眠,刺杀者需要面对能把三百斤左右的物品搬起来的小乔。


    其次,要面对开局精神值二十以上的楚长歌


    然后,就是杀人犯,囚犯,逃犯为一体还整天抛头露面丝毫不虚的柳如烟。


    再然后,就是能够恁死某组织雇佣的强大的杀手的某只鬼【圣女(顾眠)他哥】,以及小红。


    当然,就算刺杀者费尽心思耗尽心血终于避开了各种各样的开挂人物,终于有机会单独来到了孤身一人的顾眠面前【我觉得不太可能mmmm】


    顾眠朝你露出一个奶妈弱小的笑容,拿出了电锯。


    陈大锤...我觉得我不用多说了。


    关于狼人杀——


    从狼人杀开始...我终于意识到,顾眠他,其实是个团宠!


    楚长歌:各种拉拢组成演员四人组,甚至演自己


    007:虽然是报恩,但是,我安排我自己仅仅为了你什么的,也是宠啊!【强行】


    可可:我杀我自己,我演所有人


    元青花:把自己当炮仗使


    以及胖子的危险发言:我尽力下次晚点死给医生挡刀

    我日


    这特么不就是团宠嘛!


    前期顾眠太令人安心【什】,太nb,我真的没意识到这货在游戏里是会死的,这对于他【的生命】来说不仅仅是一个游戏。


    话说看完之后我脑补【胡思乱想】,可能副本中的什么破坏诅咒源头啊,什么破坏剧情啊,都是在变相的给副本中有产生灵魂的机会,让他们吞噬原剧本,自己创作剧本。


    然后这种事如今只有顾眠做到了,这样的行为导致帮助人类进化【迫害顾眠】方受到相当的阻挠,因此对其进行通缉。


    对于邪神和女神送东西给顾眠...


    两个猜测


    一,顾眠的奇葩操作引起了女神的注意并得到赏识,而邪神的...可能和破坏雕像有关


    二,可能邪神和女神都属于吃掉人类让鬼进化【帮助顾眠】方,于是以这样的方式帮助顾眠


    第二种可能性极其渺小


    在童话镇,安屠生说的【没有时间了】,可能是在对顾眠说?


    表示顾眠可能要面临灾难?


以下可以不看,因为都是我乱猜的【咳】

    我单方面猜测这个灾难可能顾眠要独自面对,虽然楚长歌集齐了保护者【楚柳乔】三人组,这只能说明在划龙舟和高考两个活动中,有需要他们都场合,但楚长歌一直在寻找帮助顾眠提升本身能力的方法,所以我才猜测在未来有需要顾眠独自面对的灾难【这个人在说废话】

    以上——等待打脸



    最后,圣女她哥他超暖的啊!

    楚长歌超暖的啊!

争霸赛后第二名内心戏巨多

ooc预警


    强者争霸赛后,休格磨磨蹭蹭的溜回了自己家里,瘫倒在床上。


    年纪轻轻的他短时间内见识了如今大名鼎鼎的灭法者,和前任灭法者刀魔,百分之九十九的施法者一辈子都没这待遇。


    啃灵魂石的灭法者白夜,神出鬼没甚至能出现在强者争霸赛赛场的刀魔,休格觉得这也是运气“爆棚”了。


    仔细想想,自己见势不妙直接放弃,白夜绝逼不爽啊,难不成以后见着了就溜?也成,打不过,他休格还躲不过吗?


    等等,万一以后丫到奥术永恒星来堵他怎么办?以这种怪物的成长速度,很有可能啊!


    可他已经把那把先代灭法者的武器送出去了啊!已经到刀魔手上了啊!虚空在上,放过他吧,可怜弱小又无助的现·强者争霸赛第二名·六阶乐园竞技场第一名·休格在被子里窝成一团。


    不过应该还是风王子先头疼,传闻他爸可是当年对抗灭法者的主力之一。


    想着想着,休格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两个小时后,休格拒绝了某向他挑战的新任乐园竞技场第二名,并蒙上被子继续睡。


ps:有姐妹吃苏晓x休格吗?吃吗?好吃的!就是没有粮,讲真,休我是真的粉了,一看就知道是个与众不同的施法者,我·真·的·爱·了!


宇智波止水睡着的那个下午


    全员存活注意


    ooc注意


    卡卡西止水暗部同事关系


    内涵各种长辈情,同事情,亲情【???】,以及鼬止无差


    阳光明媚的下午,止水略显疲倦的坐靠在树边。


    “......”


    冬天的阳光是怜悯的,没有人会嫌弃它这样的热,只会赞叹它的温暖。


    雪早就停了,地面上白茫茫一片。这样冷的天气,温和的阳光是神明怜悯着施舍的恩赐。


    困意如潮水般袭来,他闭上了眼睛。


    ————————


    宇智波镜在森林一个小角落找到了自己的后辈,那个孩子把手交叉放在上肚子上,指尖附着腰部,右手手指有意无意停滞在胁差刀柄上,看起来蓄势待发。


    他睡着了吗?


    镜注视着熟睡的止水,这个孩子和他很像,又好像不像。


    他看起来睡的很熟。


    镜突然升起一股睡意,他很想和止水挨着,享受着阳光,靠着树,慢慢睡着。


    依偎在一起,感受血脉相连的温暖。


    ————————


    卡卡西无奈的抓抓头发,明明手里捏着一份任务的资料却不知道要不要叫醒树下睡着的人。


    好麻烦啊——卡卡西念叨起奈良家的祖传口头禅。


    没办法了,把他叫醒吧。他犹豫的靠过去。


    风刷刷的吹过,刮过光秃秃的树枝,也刮过柔软微卷的短发。


    止水动了动眉头。


    卡卡西:!


    卡卡西顿时不敢动了,呼吸都放缓了不少。


    不知道这个家伙会不会有起床气,所以还是算了吧。


    卡卡西努力说服自己。


    ————————


    宇智波泉奈大老远的就看见了正在偷睡的后辈。


    要不要捉弄一下呢?


    这样一个想法窜了出来。


    话说在这里睡着会不会着凉啊?


    想法跟跳崖似的乱蹦,泉奈不由自主的往前多走了几步。


    “宇智波泉奈...”路过的宇智波佐助看见了正在围观【?】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宇智波泉奈。


    已经成熟【自以为】的佐助才不会叫敬称呢。


    才靠近两步,就发现了宇智波止水。


    “嘘——”泉奈下意识阻止佐助发出过大的声音。


    两个无比相像的宇智波默契的没有动。


    宇智波佐助当然还记得止水,这个老是抢他哥哥的家伙。


    切~宇智波佐助撇撇嘴。


    【他会不会凉着啊。】泉奈眼神交流。


    【鬼知道。】佐助眼神回答。


    没有人知道靠太近会不会叫醒正在补觉的止水,所以他们静悄悄的,静悄悄的,都离开了。


  ————————


    团藏听闻止水没和卡卡西来暗部报道的时候,正好路过树林。


    那个家伙就在那睡着,说不报道就不报道,果然宇智波家的人都那么任性。


    久经沙场的忍者们应当随时随地的警惕着,团藏离止水只有六米左右,见止水毫无反应,团藏不免有些不满。


    他很想把人叫起来说教一番,可他没有。


    止水几乎不会发脾气,将过激的情绪隐秘在眼底最时刻的地方,绝不表露在脸上。


    团藏此时突然想起老队友猿飞日斩的话。


    【算了,他还年轻。】


    团藏决定下次再好好说教一番。


    ——————————


    宇智波鼬是最后一个见到止水的人。


    止水睡着的样子很平静,嘴角微微翘起,似笑非笑,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


    【怎么就在这种地方睡着了...】


    鼬担心极了,忍者也会感冒的。


    【真是——】


    他眨巴眨巴纯黑的眼睛,一步一步靠过去,背过身,想把止水背起来。


    【没办法,带你回去吧。】


    鼬有点小开心。


    一前都是止水背着鼬,像一个合格的宠溺着弟弟的哥哥。


    他还没有背过止水呢!


    “...鼬?”


    声音穿过鼬,他心里一惊,但还是面不改色的把人背了起来。


    “嗯。”


    止水微眯这眼睛,头挨着鼬的肩膀,温热的呼吸吹在鼬颈脖上,鼬轻咳一声,小小声说道:“我们回去吧。”


    止水轻笑一声,渐渐又没了动静。


    ————————


    后来止水莫名其妙的被团藏说教了一通。


ps:冬天冷风瑟瑟,再加上暖阳,这谁顶得住啊。